首页  
 


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郭树清的发言

    尊敬的王忠禹会长、尊敬的李荣融主任、尊敬的吕祖善省长:
    尊敬各位领导、各位来宾:
    我们建设银行被评为这次500强前10位,在中国企业500强第6位,在服务业第4位,在最佳效益企业第3位,我们觉得非常荣幸,首先借这个机会,向各个方面的领导、政府、协会表示最衷心的感谢。建设银行这几年通过改革开放取得了取得很大的成绩,我们去年也有一些客观的因素,国际金融危机,所以我们经济效益的指标,特别是资产回报率、股本回报率在全世界的大银行中都是名列第一的,到现在也还是这个水平。当然有很多的因素,我们也看到我们自己,这如前面几位领导所讲的,在经营管理方面,还是有很大差距的,包括和国际上出了问题的银行相比,我们知道和他们相比,在专业化经营方面,在精细化管理方面,在客户细分、客户服务方面,还有很大的差距,还是一个大,而不是那么强。正如荣融主任刚才说到的,500大不是500强,我们距离还是很清楚的。
    为什么建设银行能够居于这样的地位呢?第6位、第4位,包括效益的第3位,主要是因为我们的客户多、数量大,个人客户就有3亿多,所以日子就好过一些,所以我们得保持很清醒的认识。必须进一步加强管理,改进我们的经营,不断进步,欢迎各界对我们继续给予批评和帮助。
    第二,借此机会,我们也看看中国的企业,谈一点感想,中国企业还是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。企业是国民经济的微观基础,不管500强也好500大也好,确实我们国家的脊梁,企业竞争力是国家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今天中国国力比较强,我觉得很重要的一条是,因为中国的企业比较强大。忠禹会长讲和美国500强相比,我们相当于他们的三分之一,这是很了不起的进步。最近十年,在财富500强里边,中国内地企业从6家变成了34家,进步是非常快的,加上港台有43家,整体上说也包括其他的评比,中国企业占世界企业排名里边比重、数量能够占到8%、9%,这是非常了不起的。这里边有一个汇率的因素,如果运用购买力平价,中国的企业销售额就会更多一些,能够进入500强数量会更多一些,我们也特别看到,今年的评比我们500强里边,无论是综合的还是服务业的,越来越多样化,包括报社的集团、出版集团,我看都在500强里边,高新技术产业也增加了,我觉得这是很大的进步,这是我们的第一个体会。
    第二,也和国际做一个比较,应该说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,各位领导和专家都提到了。从第一名销售规模和利润规模相比,我们和世界相比都是三分之一左右,我们的第一名和世界第一名都是三分之一左右,很多进入500强或者进入世界500强还是靠行政性整合归大堆统起来的,我们还是要认识到这一点。
    实际上看上去,从产业结构上看,上个世纪初期美国和欧洲那样排名500强的企业,我刚才粗略翻了一下,第一位是钢铁黑色金属,第二是银行,第三是矿产、建筑业,真正先进的工业并不多。整个结构也是工业居多,服务业相对较少,工业里边先进制造业比较少,服务业里边现代服务业也很少。
    第三个特点具有特殊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很少,特别是有自己自身产品优势、品牌优势的、技术优势的企业更少,我们也不乏像华为这样的企业,联想去年经营绩效很不好。信息资讯、软件,微软、思科、甲骨文、Google搜索引擎的企业几乎是没有的。能够在世界上引领市场,引领行业的企业,可以说凤毛麟角,前几年深圳中集集团生产集装箱是引领先进水平,真正意义的跨国集团恐怕也是少之又少,创新能力不强,虽然500强有很大的进步,但是发展的后劲并不强,刚才提到企业研发费用增加了,确实是事实,但是处于金融危机时期美国公司、欧洲公司相比,特别是美国的公司,我走访了很多公司,拜访客户,在这么严重的金融危机下,IBM、微软研发费用没有减少,人力资本开发作为企业发展后劲方面,大学教育方面,我们和他们的差距就更大了。美国的研究型大学,我们几乎比不上,美国在教育行业就业人数占全部就业人数的10%,我们只有2%,差距是很大的,因为将来的进步肯定靠人力资本,不是靠金融资本和物资资本。还有一条就是市场机制很不完善,市场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还需要加强。所以,我想最重要的是,我们提出一个目标,建设世界一流的企业,不是满足于中国一流的企业,必须建设世界一流的企业,在这方面,我们还面临着很艰巨的任务,由于时间的关系我简单点一下。首先我们必须下决心消除市场扭曲,特别是生产要素价格方面的扭曲。在金融危机的时候,全国各地、隔行各业结构调整、产业升级,特别是浙江省委省政府提出来的口号、举措也好、采取的措施也好,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,结构调整非常主动,产业升级力度很大,要实现结构调整、产业升级更重要要靠市场发挥作用,土地的价格、劳动力的价格,资金和汇率的价格都是非常重要的。这些方面的波动,反映市场供求,可能会带来一定的问题,但是不反映市场供求问题就更大了。
    第二,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。
    第三,切实支持民营企业发展。
    第四,真正支持跨地区的并购,主要是地方政府的观念转变和利益调整。钢铁行业集中度只有4、5%,这都是地区上限制很多的。
    第五,比较加快和改善企业内部管理,转变业务模式和发展方式。
    第六,促进市场化企业研究和分析,包括金融投资行业,对企业和行业的研究很差,我们做出的投资决策在各个层次上,在银行的投资决策上,贷款投资决策上和基金投资决策上、股票投资决策上非常盲目,所以必须改进。谢谢大家!
  下面请中国大唐集团公司翟若愚总经理发言,大家欢迎。
翟若愚:
    尊敬的王忠禹会长、李荣融主任、吕祖善省长,各位领导,女士们、先生们,朋友们:
  下午好!
    本次论坛把“危机下的大企业发展:变革与展望”作为主题,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,与会专家和朋友们共同研究大企业的发展与变革,对于促进大企业凝聚共识、增强信心、战胜危机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,对于我们在新一轮经济增长和市场竞争中转变发展方式、提高发展质量也必将产生积极的影响。很高兴与各位领导、专家和朋友们就这一主题进行讨论和交流。
  中国大唐集团公司是2002年底在电力体制改革中诞生的中央管理的特大型发电企业集团。截至目前,资产总额4500多亿元,装机容量9183万千瓦,是目前亚洲最大的发电公司。
  2008年9月以来,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不断扩散蔓延,世界经济遭受了上世纪大萧条以来最为严峻的挑战。作为世界经济的一部分,我国经济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。由于经济增长速度明显回落,全社会用电需求明显下滑,发电设备利用率大幅度下降,而且电煤价格处于高位运行,发电企业处于建国以来最为困难的时期,经营风险进一步加剧。作为国民经济发展“晴雨表”的发电量增长幅度在2008年3月份达到16.6%的高峰后一路开始回落,从10月份开始出现了自1999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。
  为应对金融危机,国家及时果断地调整了宏观经济政策,迅速出台了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的一揽子计划。目前,这些计划已初见成效,我国经济形势总体呈现企稳向好势头。全国发电量也在6月份遏制住了自去年10月以来的下滑趋势,首次转“负”为“正”。7月份,增幅进一步扩大,同比增长4.21%,较6月提高0.62个百分点。1~7月全社会用电量同比下降0.89%,降幅比1~6月回升1.35个百分点;全国发电设备累计平均利用小时为2527小时,比1~6月提高421小时。预计8月份的发电量也是正增长,发电行业呈现企稳回升态势。
  企业作为经济运行中的实体,在来势迅猛的国际金融危机中,正面临严峻的考验,既要求生存,也要谋发展。也就是要积极应对,努力提高抗御风险的能力,保证企业的正常经营;同时要变危机为机遇,积极转变发展方式,优化经济结构,实现产业升级,谋求后金融危机时期的又好又快发展。因此,必须分析形势变化,必须采取有效措施,必须作出正确抉择。
  一方面,要采取积极应对措施,防控风险,把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降到最低。首先要分析国际、国内市场变化情况,因为市场是企业生存的基础,而金融危机对市场的影响也最大;其次要分析金融危机对行业造成的冲击和影响,以便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;第三要分析企业自身的财务和经营状况,牢牢守住企业生存的底线。
  大唐集团公司根据电力行业和自身的情况,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宏观调控政策,坚定信心,攻坚克难,变“熬冬”为“冬训”,苦练内功,加大了风险防控力度,这一点是国务院国资委李荣融主任再次强调的,不要熬冬,变成一个冬训。通过建立全面风险管理体系,完善了内部控制制度,开展了风险评估,加强了风险预警和事前管控,各类风险得到有效控制。主要采取了三项措施:一是严格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规模。针对大唐集团公司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,负债率较高的特点,我们对基本建设实行有保有压的策略,严格控制开工规模,上半年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03.6亿元,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5.2%。二是加强资金管理。实施了企业贷款重组,变短贷为长贷,减轻了企业还贷压力,同时努力拓宽融资渠道,加强资金调度,保证了重点工程和正常经营的资金需求。三是加大资本运作力度。充分发挥集团公司控股的三个境内外上市公司的融资功能,加大融资力度。通过以上措施,目前集团公司现金流充裕,流动性较好,经营工作稳定可控;债务结构进一步优化,资产负债率上升趋势得到有效控制。
  另一方面,要化“危机”为“机遇”,着眼长远,寻找新的更大的发展空间。在金融危机中,目前各行业和企业遇到的困难,既有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和影响,也有结构性矛盾在新的市场环境下的充分显现。企业以“冬眠”的姿态挺过去,或者仅从战术的角度去应对,都过于消极。积极应对就是要以大局观念和前瞻性的思维,理性评估外部环境的变化,清醒分析企业的比较优势和比较劣势,善于从短期困难中发现深层次矛盾,善于化“危机”为“机遇”,大力调整结构,着力培育更具发展前景的新一轮经济的带头产业,并使其成为新的经济增长支柱,在战胜危机中实现超越。
  电力行业既是国民经济的基础行业,也是社会公用性行业,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较大。电力市场由过去的拉闸限电到供需平衡再到现在的暂时性供应富余,给电力结构调整带来了契机,以前想做而在缺电时不能做的,现在可以做了。目前,我国电力装机规模已突破了8亿千瓦,其中火电装机为6.25亿千瓦,水电1.82亿千瓦、风电1474万千瓦、核电906万千瓦,占总装机规模的比重分别为75.2%、21.9%、1.8%和1.1%。从中可以看出,我国的能源结构还不尽合理,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偏低。我国水能资源丰富,技术可开发容量5.42亿千瓦,经济可开发装机容量约4亿千瓦,现有开发度仅为33.6%,比发达国家水电平均开发度低26个百分点;风电装机仅占可开发和利用风能储量10.03亿千瓦的1.47%;核电装机容量虽比2002年增加了一倍,但占全国电力总装机容量的比重甚至比2002年还低0.48个百分点,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。就火电而言,虽然全国已累计淘汰小火电机组7467台共5407万千瓦,提前一年半完成“十一五”关停目标,但还有20万千瓦及以下能耗高、污染重的纯凝火电机组约8000万千瓦,我国淘汰落后小火电工作依然任重道远。
  加快结构调整,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,实施“上大压小”,促进产业升级,是电力工业的发展方向,是缓解能源资源约束、保障能源安全、保护环境、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,也是应对金融危机的有效措施。大唐集团公司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中,继续加大了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力度,取得了发展速度稳步加快、结构调整持续优化,节能减排成效显著的良好成绩。截至8月底,大唐集团公司的水电装机容量达到1403.82万千瓦,仅次于三峡总公司,比组建时增长了4.18倍;风电从“零”起步,装机容量达到235.125万千瓦;核电、生物质能和太阳能发电也取得了新进展。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比重从组建时的11.37%提高到17.88%。火电机组脱硫装备率达到87%,居国内同行业首位。累计关停小火电机组112台675.42万千瓦,完成“十一五”关停计划的168.4%,关停总量居同行业第一;60万千万级火电机组由组建时的2台增加到55台,占全部火电机组的44.26%;纯凝火电机组平均单机容量由组建时的17.89万千瓦提高到34.87万千瓦,为全国同行业最高。1~7月份,完成供电煤耗328.87克/千瓦时,为国内同行业最好水平,达到发达国家水平,比组建时降低42.31克/千瓦时,下降幅度也居国内同行业第一,仅此一项就节约标煤3242万吨,折合原煤约4863万吨,减排二氧化碳1.2亿吨。单位火力发电量的烟尘、废水、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排放率比组建时分别下降了84.8%、83.9%、82.3%、61%,污染物排放控制总体处于国内先进水平。
  中国大唐集团公司组建以来所走过的道路,所取得的成绩,是我国大企业改革与发展的一个缩影,从中可以看到电力工业发展的趋势,看到一个中央企业所承担的社会责任。当前,国际金融危机还在扩散蔓延,世界经济衰退的基本面没有改变,实体经济恶化超出预期,全球经济复苏可能经历较长和曲折的过程。在我国经济仍处在保增长的关键阶段、回升基础还不稳固的背景下,在资源、环境压力与日俱增的情况下,我们必须继续保持清醒头脑,进一步增强风险意识和忧患意识,进一步加快结构调整步伐,提高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比重,提高技术装备水平,做强做大发电主业;进一步严格防控各种风险,努力把金融危机的影响降至最低,促进企业盈利能力、发展能力和国际竞争能力的整体提高。
  最后,祝各位领导、专家和朋友们身体健康、工作顺利、万事如意!